Surface怎么样?微软Surface平板电脑使用体验(图)

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Verge近日刊载了一篇署名为大卫·皮尔斯(David Pierce)的文章,讲述了他初次真正触摸到和使用Surface平板电脑的体验。文章简略阐述了Surface平板电脑的开发设计流程、内置支架的转轴、定制化的部件、显示屏尺寸的选择以及Touch Cover键盘的使用体验等内容,称这种平板电脑轻而牢固,运行顺畅而速度很快,触摸回应令人感到印象深刻,而且显示屏也十分华丽。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是胶带和细线成就了Surface平板电脑,照字面意思理解即可。”

微软Surface部门总经理帕诺斯·潘奈伊(Panos Panay)正在触摸一部用黑塑料和白塑料制成的老模型。他肯定是忘记了胶粘剂——这两个面板看起来已经通过加热胶粘的方式组合到了一起,从而形成了这个Surface平板电脑模型的“平板”部分——但胶带和细线确实是这个原型的两种主要组成部分,这是潘奈伊的团队过去常用来展示Surface平板电脑将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原型,它粗糙而脆弱,但确确实实是Surface的样子。

在本周于微软雷德蒙德总部为一些媒体人士召开的一次非公开发布会上,我们看到了那个原型以及其他几十种将成为微软第一款平板电脑的原型,这种售价499美元的设备带领微软冲向Windows 8的时代。潘奈伊和微软Windows部门总裁史蒂芬·斯诺夫斯基(Steven Sinofsky)在那天给我们当了导游,让我们看到了微软这家软件巨头是如何制造旨在“将Windows拓展至实体领域”中的这种硬件的。

那次旅程在某种程度上有一种大学新生入学时由学长带领参观学校的感觉,微软将设计开发Surface的整个流程都展现在了我们面前:工业设计工作室、实验室、甚至是制造了300多种Surface设计原型的3D打印机。在整个过程中,斯诺夫斯基和潘奈伊都在告诉我们,为什么他们相信微软有史以来在硬件方面所作出的这一最大尝试同时也将是最好的。

 

转播到腾讯微博

Surface初体验:定制化部件与试用TouchCover

 

Touch Cover键盘(腾讯科技配图)

“完美的”

“这种设备中没有什么东西是意外得来的。”潘奈伊说道。这听起来有些像是公共人员的口吻,但从微软工程师和经理人对设计开发Surface平板电脑的言论来看,看起来事实也的确如此。不管怎样,Surface的每一个特性看起来都是经过无数次会议、迭代和改良而得出的产物。工程师和设计人员能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设计和生产一种新的模型,而很明显的一点是,他们已经充分利用了这种力量。

微软利用自主开发的机械设备对所有东西都进行了完善和测试,其中很多东西都是专门为了发明Surface平板电脑而发明的,而后期阶段的模型则被送到中国进行大规模生产。这家公司所使用的激光3D打印机正是其中国工厂中所使用的打印机,因此其设计能完美地转移到大规模生产中去——但即使如此也不能让其设计团队感到满意,这个团队的成员单单是在今年就到中国去了十次。

在我们的雷德蒙德之旅中,Surface平板电脑内置支架的转轴可能是我们讨论得最多的一种特性。微软着迷于介绍这种支架是如何工作的,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甚至听起来是怎样的——我对控制金属翻盖的三个转轴看了不止一眼,其中包括一个体型较大的PolyJet原型,这个原型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展示这种机制是如何运作的。在某个时刻,Surface平板电脑的所有部件都被摊开来放在一张桌子上——斯诺夫斯基开玩笑地说道,那可以节省我们不得不自己拆解的力气——每个部件都被检查和讨论过。这些部件中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用途,甚至就连其布局也是有意图的——举例来说,框架的设计目的是让电池能均匀分布,从而让你在手拿这种平板电脑时会有更加匀称的感觉(甚至还会感到更轻一些)。

微软声称,该公司为Surface平板电脑设计了200种定制化的部件,从镁框架到光学粘合显示屏都是如此。看起来潘奈伊是努力控制住自己才没有试图去讲述每个部件背后的整个故事,但有一个故事是他没能抵抗住讲述的诱惑的,那就是有关Touch Cover的故事。Touch Cover是Surface平板电脑的平面封盖,上面压印着一个完整的键盘。我只花了两秒钟时间就认识到Touch Cover是Surface用户体验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顺便说一句,在这两秒钟时间里,斯诺夫斯基用手指压紧Touch Cover的边缘,然后不停摇晃被覆盖在下面的Surface平板电脑——他将这个动作重复了好几次,目的是证明将Surface与Touch Cover结合到一起的磁性是很强的。

在这次雷德蒙德之旅中,我得以第一次真正触摸到和使用了Surface平板电脑。整体而言,这种平板电脑所带来的体验正是你所能料想到的那样——这种设备轻而牢固,运行顺畅而速度很快,触摸回应令人感到印象深刻,显示屏也十分华丽。(在Surface的设计中,显示

屏是另一个被我们仔细讨论过的方面,从能耗到微软所说的全面优于iPad显示屏等各个方面都有谈过。)Touch Cover带来了令人愉悦的惊喜体验,但潘奈伊说道,人们大概需要3四到五天时间才能真正习惯使用Touch Cover来在一个更平的表面上打字。不过,在经过几分钟时间的摸索以后,我知道了手应该放在什么地方,随后我就能以很快的速度来打字了。触控板和键盘的反应灵敏度都很好,它们会使用压力传感器来探测真正打字与只是把手放在按键上这两者之间的区别。Touch Cover的厚度仅为3毫米,几乎让人很难相信其内部还有空间来安置一个工作键盘——潘奈伊喜欢谈论Surface团队原来的目标是将Touch Cover的厚度控制在4.2毫米,但到最后他们甚至做得更好。

在与Surface平板电脑有关联的所有人中都弥漫着一种信任的气氛——他们看起来确实相信这种产品能取得成功。在某个时刻,我们曾站在实验室里,那里有五个Touch Cover的转轴正在接受一台机器的检测,这台机器会以每秒钟一次左右的速度来回扭曲Touch Cover。在这些Touch Cover卷曲和伸展开来的同时,我们还观察了一次在36英尺(约合11米)高处进行的坠落实验,在这个实验中Surface会以右侧着地。在Surface坠落下来的时候,没有人躲避开来;潘奈伊甚至还说道,与Surface相比,他更担心木质地板会被砸得凹陷下去(我们自己也亲身做了这个实验)。而当我们转过身来看下一个实验时,斯诺夫斯基拿起了一台底部装有四个轮子的Surface平板电脑,然后单脚踩上去,象玩滑板那样溜了出去。

 

转播到腾讯微博

Surface初体验:定制化部件与试用TouchCover

 

斯诺夫斯基和潘奈伊(腾讯科技配图)

“折中方案”

在雷德蒙德,没人会援引艾萨克·牛顿(Isaac Newton)的名言“每一个作用力都有一个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但斯诺夫斯基和潘奈伊不妨援引这句名言。在两人对Surface平板电脑背后的想法和设计流程进行说明的整个过程中,他们所谈论的东西总是会回到折中方案上去,回到选择及其所带来的结果上去。

微软最早严肃考虑过的第一种显示屏尺寸是10.1英寸,也就是当今平板电脑的业界标准。但是,10.1英寸的尺寸无法很好地满足多任务处理的要求,而且对于全尺寸的键盘来说也不够宽。因此,微软又尝试了11.1英寸的显示屏——其结果是,这种尺寸的显示屏能带来很好的打字体验,但潘奈伊说道,这种尺寸“迷失了平板电脑体验”。因此,微软就将这两个数字相加后做了个除法,最后发现10.6英寸的尺寸是最合适的。潘奈伊说道,10.6英寸的Surface平板电脑拿起来的感觉很舒服,而且“当你把手放在打字的位置上时,也能拥有非常好的体验”。

这种“如果……然后”的讨论的结果就是直接导向我们今天所看到的Surface平板电脑。这种平板电脑的电源适配器比一般的适配器要大,但能让你迅速充电——斯诺夫斯基讲述了一个故事,说有一次他在机场时一边工作一边充电,然后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就充电到了50%。这50%的电量在斯诺夫斯基的整个航程中都没有用完,其部分原因是Surface仅支持1366x768的显示屏分辨率,而不是最新款iPad所支持的2048x1536分辨率。

在斯诺夫斯基和潘奈伊谈论这些折中方案时,很明显两人认为微软已经采取了所有正确的方案。微软用毫不迟疑的措辞表示,该公司相信其已经为Windows 8找到了最合适的硬件——与其所有制造合作伙伴所生产的硬件相比,这种硬件在很多关键的方面都与其有所不同。

Windows 8是否会在平板电脑上成为最流行的操作系统呢?对可变形笔记本来说又会如何?普通的笔记本呢?对所谓的Yoga来说呢?我们在不久以后就会知道。但是,如果微软有关完美的Windows 8设备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么Surface平板电脑可能很快就会让微软成为一家硬件制造商,而微软的制造合作伙伴将不得不面临来自这家公司的竞争压力。

via 腾讯科技  童云

Win10专业网,教你玩转Win10系统!

相关文章

此条目发表在Windows8平板电脑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